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

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

18565871528(tel)

18565871528(fax)

当前位置: > 竞彩网258首页 >

“三倍牛股”跌停:新莱应材实控人等三人涉嫌内幕交易被调查

2022-05-25 15:55字体:
分享到:
html模版“三倍牛股”跌停:新莱应材实控人等三人涉嫌内幕交易被调查

4月5日晚,新莱应材(300260)公告称,接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水波、高级管理人员郭红飞、董事会秘书朱孟勇的通知,因涉嫌内幕交易,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三人进行立案并调查相关情况。

受此影响,6日开盘,新莱应材股价跌停,从前一交易日收盘价的52.86元跌至42.29元。

新莱应材全称为昆山新莱洁净应用材料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9月登陆创业板。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食品安全、生物医药和泛半导体等业务领域。从2021年2月19日至2022年4月1日,新莱应材区间累计涨幅达304.44%,而大盘区间累计跌幅为22.45%。今年3月9日盘中,新莱应材股价一度触及56.7元的高点。

5日公告强调,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李水波、郭红飞、朱孟勇个人的调查,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和业务活动无关,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不产生影响。

曾在回复投资者咨询时称比亚迪“忠实供应商”

新莱应材主营业务之一为洁净应用材料和高纯及超高纯应用材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食品安全、生物医药和泛半导体等业务领域。

资料显示,李水波1956年出生,中国台湾省籍,专科学历。截至2021年上半年,李水波、李妻申安韵、长子李柏桦、次子李柏元分别位列新莱应材第一大、第二大、第三大、第四大股东,直接持股比例为25.06%、16.71%、6.9%、6.88%。

郭红飞1978年5月出生,大专学历,2008年9月至2020年9月任新莱应材董事会秘书,2011年4月至今任新莱应材副总经理。

朱孟勇1987年6月出生,本科学历,2012年入职新莱应材,任上市公司证券事务代表,2020年9月任上市公司副总经理和董事会秘书。

2021年7月28日,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回复投资者咨询时,新莱应材称,“公司产品可以应用于泛半导体领域”“是锂电的终端大厂(例如德国商先创、比亚迪等)的忠实供应商”。

新莱应材股价应声大涨,随后三个交易日内,新莱应材股价累计上涨46.2%,从20元出头一度上涨至最高33.4元。

两天后的7月30日,新莱应材在“互动易”平台回复投资者咨询时称,“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逆势增长,带动半导体专用设备需求。”

该公司与投资者的互动消息和随后的股价变动引起深交所注意。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公海赌博船网址,要求新莱应材请详细说明公司向德国商先创、比亚迪销售的具体产品名称、最近三年及一期确认的收入、净利润金额及占比,结合在手订单及预计新增订单情况说明相关业务是否对公司业绩具有重大影响,并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深交所还要求新莱应材结合公司股价涨幅及公司主营产品所处市场需求变化、公司生产经营情况等,核查公司股价近期涨幅较大的原因,与公司生产经营等基本面变化是否匹配;并说明公司近3个月接受媒体采访、机构调研、自媒体宣传,以及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的情况,是否存在违反信息披露公平性原则或误导投资者的情形。

2021年8月5日,新莱应材回复关注函称,截至目前德国商先创在手订单为0.77万元,预估该客户年度的接单金额约为120万左右;比亚迪截止目前暂无在手订单,比亚迪为公司2019年开始合作的新客户,预估该客户年度的接单金额约为100万左右,未来有一定的和合作成长空间。

新莱应材承认,德国商先创及比亚迪相关业务目前对公司的营收贡献较小,对公司业绩无重大影响,是公司在锂电新能源等行业的市场布局,未来的业务规模存在不确定性。

业绩持续增长,高管减持

新莱应材的业务范围横跨泛半导体、生物医药、食品安全三个领域。有评论认为,公司三个领域关联度却并不紧密,完全不具备上下游产业链协同的作用。

这没有影响新莱应材的公开业绩。公开数据显示,2016-2020年,新莱应材实现净利润分别约为1219万元、2158万元、3863万元、6230万元、8257万元。

2021年前三季度,新莱应材实现净利润约为1.21亿元,同比(较上年同期)增长92.44%。2022年1月25日,新莱应材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全年实现净利润约为1.66亿-1.8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1.05%-124.06%。

与此同时,机构增加了对新莱应材的投资。据东方财富统计,2021年3月31日仅有2家机构合计持有新莱应材267.95万股股份,而到2021年12月31日,持股机构数量猛增至193家,合计持股数量高达3707.53万股,持股市值17.49亿元,占流通股比例的24.57%。

业绩与股价持续增长的同时,新莱应材高管相继减持。

2021年至今,公司多名高管、股东进行了多轮减持。公司董事翁鹏斌、董事李鸿庆、财务总监黄世华、副总经理张雨、副总经理郭志峰从2021年7月份开始了减持计划,即在2021年7月14日至2022年1月13日止,分别减持14344股、14500股、42050股、14344股、9500股,合计减持94738股,减持原因均系自身资金需求。

新莱应材宣布减持后,公司股价略有回调,但不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称“是锂电的终端大厂(例如德国商先创、比亚迪等)的忠实供应商”。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今年1月1日,本次被立案调查的副总经理郭红飞的减持计划完成过半,其以集中竞价方式共计减持了2.55万股,套现约114万元。

此外,2021年9月23日,持股比例超过5%的自然人股东厉善红共计减持了270万股,按照均价计算,套现约1亿元。

募投项目长期无果,连续“借用”募集资金

主营业务横跨三个领域,新莱应材被批评“不务正业”并非空穴来风。

2019年12月19日,新莱应材发行可转债募资2.8亿元用于半导体行业超高洁净管阀件生产线技改项目。但28个月过去,该项目仍进展缓慢。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20日,该项目累计投入金额6365.21万元,期末投资进度仅为23.64%。按最初计划,该项目本应在2021年6月30日应达到可使用状态。

新莱应材解释,主要是受到疫情的影响,国内施工进度缓慢,一度陷入停滞,而且所需设备需要进口,由于海外疫情严重,设备未能及时交付,因此导致项目建设周期延长。

新莱应材承诺,结合项目当前的实施进度,公司拟将“应用于半导体行业超高洁净管阀件生产线技改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延期至2022年12月31日。

事实上,新莱应材“借用”了本该用于建设半导体相关项目的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9年12月25日,该笔可转债募集资金全部到位。2020年1月6日,新莱应材将其中的2亿元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使用期限为自公司董事会审议批准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即2021年1月5日,该笔资金需要全部归还至公司募集资金专用账户。

该笔资金到期日之前,新莱应材将其全部归还。几天后的2021年1月11日,公司再次拟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20000万元补充经营所需流动资金,使用期限为自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到期归还到募集资金专用账户。

2022年1月12日,新莱应材公告,公司已于1月5日将上述闲置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全部归还至公司募集资金专用账户,使用期限未超过12个月。

新莱应材称,公司在保证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正常进行的前提下,使用不超过1.3亿元的闲置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使用期限为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

截至2022年1月5日,新莱应材募资的2.8亿元仅仅使用了1.08亿元,余额为1.62亿元(含利息收入)。

2022年3月1日,新莱应材表示,公司将加快2019年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应用于半导体行业超高洁净管阀件生产线技改项目”的整体实施进度,有效缓解公司生物医药行业和半导体行业的部分订单积压困境。

有投资者质疑,“超高洁净管阀件生产线技改项目”进展缓慢,公司的借募投项目为虚,实为挪用投资者资金。

截至发稿时,新莱应材没有回应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函。

下一篇:没有了